欢迎访问 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法院 门户网站!
首页 > 裁判文书公开 > 中国裁判文书网 > 正文

梅健与黄俊、苏萍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时间:2019-04-04 09:20:29

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鄂0303民初1251号

原告:梅健,男,1967年10月17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十堰市张湾区

被告:黄俊,男,1963年10月28日生,汉族,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股东,住十堰市茅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力,十堰车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仲裁)请求,进行调解、和解的权利。

被告:苏萍,女,1960年6月24日生,汉族,住十堰市茅箭区。系被告黄俊妻子。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力,十堰车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仲裁)请求,进行调解、和解的权利。

被告:罗小娟,女,1988年12月12日生,汉族,曾任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出纳,住十堰市张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力,十堰车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仲裁)请求,进行调解、和解的权利。

被告:鲍喜武,男,1986年5月21日生,汉族,无业,住十堰市张湾区。系被告罗小娟丈夫。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力,十堰车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仲裁)请求,进行调解、和解的权利。

原告梅健与被告黄俊、苏萍、罗小娟、鲍喜武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5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梅健、被告罗小娟、鲍喜武和以上四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力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苏萍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罗小娟在诉讼中出现临产反应并生产,诉讼初、中期提交书面《案件延期申请书》并获同意,依法自2017年6月15日至2017年10月20日期间不计入审限,扣减审限127天。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梅健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四被告共同偿还借款2300000元,并自2014年5月25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支付利息至清偿之日止。2、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及保全费。事实和理由:被告黄俊与罗小娟于2014年7月25日,向我借款2300000元,两人均向我出具了借条,约定月利率3%,借款期限2年,自2014年7月25日至2016年7月25日。我按其要求将其中2000000元转至朱蓉农行账户,向被告罗小娟支付现金231000元。两被告按照约定支付了10个月利息(包括借款时在本金预先扣除的1个月利息),利息付至2015年5月25日,对于此后的利息和本金至今未付,并找种种理由为由拖延。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特诉至贵院,请求依法判处。

被告黄俊辩称:这笔钱是我借的,与苏萍、罗小娟、鲍喜武没有关系。罗小娟是我公司出纳(现已离职),她经手收到借款当即转给了我,此笔借款与她没有关系。我和原告之间需要对账。

被告黄俊、苏萍、罗小娟、鲍喜武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力辩称:1、诉讼主体错误,该借款属于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借款,虽然是黄俊经手,但是钱款是用于公司经营生产;2、将苏萍、罗小娟、鲍喜武列为被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罗小娟是公司出纳,除了黄俊安排其经手231000元、随即交给黄俊之外,对借款洽谈和借款整个过程均不知情,都是黄俊与原告梅健之间洽谈约定;3、该借款也没有用于罗小娟和鲍喜武的家庭生活,也没有用于黄俊和苏萍的夫妻生活,且鲍喜武对该借款并不知情。所以本案诉讼主体错误。4、借款金额是223.1万元,并非230万元,该借款利息超出法律规定,请求法院依法判处;5、该借款已经以各种方式偿还被答辩人借款253.1万元,答辩人黄俊并没有拖欠原告借款。综合以上事实,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罗小娟辩称:我只是公司出纳,2014年7月25日黄俊打电话说原告有231000元要交给黄总,让我代管。原告把钱送给我,说他急于赶火车,原告自己事先写了一张借条让我签字,我签名只是证明收到了借款。且我在收到上述231000元半小时内就交给黄俊了。我没有向原告借款,也没有使用,请求驳回原告对我的诉讼请求。

被告鲍喜武辩称:我对借款一事根本不知情,我的家里也没有收到这笔借款使用,所以我不可能承担还款义务。请求驳回原告对我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案外人朱蓉担任法定代表人及被告黄俊担任股东注册的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以及黄俊担任法定代表人注册的其他有关公司,此前长期发生多笔以公司或黄俊个人名义向原告借款用于公司经营业务。

2013年7月25日,原告梅健与被告黄俊经协商,由黄俊向梅健借款2300000元,黄俊出具《借条》:“今借到梅健人民币贰佰叁拾万整(¥2300000元),月利息百分之三(69000元整),借期两年自2014年7月25日至2016年7月25日。注:贰佰万元转朱蓉农行卡。叁拾万现金交罗小娟。借款人:黄俊。2014年7月25日”。其中:原告梅健当天将2000000元转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财务人员朱蓉个人农行卡,将231000元现金送到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出纳罗小娟经收,原告梅健事先自写《借条》一张“今借到梅健现金人民币贰佰叁拾万整(¥2300000元),其中:转朱蓉农行卡贰佰万元整,付现金贰拾叁万壹千元整”让罗小娟签字,罗小娟收到现金后用蓝色圆珠笔在该《借条》下方签字“罗小娟2014.07.25”,并将经手此款转交黄俊。

又查明:1、原告梅健与被告黄俊约定借款2300000元,月息三分(每月69000元),原告梅健于2014年7月25日实际交付借款时,直接从借款本金中扣除了第一个月利息69000元,实际交付2231000元。

2、原告梅健将借款分别转帐给黄俊的公司财务人员朱蓉农行卡2000000元、交付现金231000元给黄俊的公司出纳罗小娟,被告黄俊均承认收到这两笔借款,合计2231000元。

3、上述实际借款2231000元有两个借条,原告梅健与被告黄俊均承认属于同一笔借款。第一张《借条》由被告黄俊亲笔签名,借款人仅黄俊一人;第二张《借条》为原告提前书写,应原告要求,罗小娟予以签名。所签名字之前未注明“借款人”或“担保人”或“证明人”等任何字样。

4、2016年3月16日,原告梅健与黄俊的公司出纳、本案被告罗小娟就本案诉争借款利息对账后,由原告梅健书写对账单一份,罗小娟核对(属实的在该项前打勾签字认可,内容为“2014年7月26日—2015年10月26日共计15个月,合计支付利息615000元”。虽然此对账单与原告梅健提交法庭的《说明》(一)里收到十个月利息684000元不同,但是加上借款时从本金里扣除第一个月(笔)利息69000元后金额完全一致。

5、被告黄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辩称借款已经还清,并提交了本笔借款之前、之后数十笔银行转账记录作为偿清本案借款证据。但原告梅健并不认可,认为除上述利息对账单载明收款外,其它转账记录均是本案诉讼无关的其它借款偿还明细拿来冲抵本案借款。经查:上述转账部分发生在本案诉讼借款之前,发生在本案诉讼借款之后的转账时间、金额,分别与原告陈述的另一笔1200000元借款支付利息、以及上述《利息对账单》完全吻合。

6、被告黄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辩称本案借款已经还清,除罗小娟经手、签字的《利息对账单》外,黄俊没有提供其他任何原告梅健签字的收据、还款证据。

7、经审查,原告梅健与被告黄俊之间的民间借贷没有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合法权益。

8、原告梅健在诉讼中于2017年5月23日向本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黄俊、苏萍、罗小娟、鲍喜武依法冻结其3800000元银行存款、房产、车辆、公司股权或查封、扣押等值财产,并提供了担保,书面承诺如因采取保全措施不当造成被申请人财产损失,由申请人承担责任。本院依法裁定冻结被申请人黄俊、苏萍、罗小娟、鲍喜武合计3800000元银行存款(或房产、车辆、公司股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同时冻结申请人梅健1200000元银行存款作为担保金。梅健预交案件申请费5000元。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黄俊亲笔签名的借条、原告梅健书写的第二张借条及罗小娟签名、利息对账单、原告与黄俊及其有关公司来往明细帐复印件、原告提交还款《说明》、民事裁定书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债务人借款逾期未还,应承担及时偿还清结的民事责任;对于民间借贷约定的利息超过法律规定的部分不予保护。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是借款本金如何认定?二是借款人如何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三是本案借款是否已经还清?本院分别论证如下:

一是关于借款本金。虽然被告黄俊在第一张借条上注明借款2300000元,但是原告分两笔实际交付2231000元,原告从支付借款本金中预先扣除第一个月利息69000元,依法不计算入借款本金。本院依法认定本案借款本金实际为2231000元。

二是借款人如何认定?四被告到底有无还款义务?

1、从本案当事人陈述和交付借款经手人看,借款可能用于黄俊作为股东的有关公司使用,但是黄俊以个人名义出面联系借款、出具借条,应认定为黄俊个人借款。

2、虽然黄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述为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实际使用借款,用于公司经营生产,但是该公司并没有出具借条,没有在借条上署名公司名称,也没有公司盖章,并且原告梅健也没有起诉该公司,经诉讼提醒仍然没有请求追加该公司为共同被告,依法不认定该公司为借款人,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辩称的原告起诉主体错误、应为十堰俊达车辆制造有限公司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3、在债权人以夫妻一方为被告起诉的债务纠纷案件中,对于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认定。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明确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没有用于共同生活的债务为个人债务。当然,夫妻共同生活的范围既要考虑日常家庭生活,还要考虑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黄俊借款用于生产经营,视为家庭生产经营的一部分,故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4、关于被告罗小娟在原告书写的第二张借条上签名,综合全案事实和证据,以及罗小娟当时担任的公司出纳身份,没有证据证明罗小娟联系借款、实际使用借款,本院更倾向认定罗小娟的签名起到证明作用,证实其经手收到黄俊向梅健借款现金231000元。综上,本院依法认定罗小娟不是借款人,也不是担保人,罗小娟依法不负有还款义务。

5、对于原告起诉将罗小娟的丈夫鲍喜武作为共同被告,要求共同偿还借款,因鲍喜武并没有在借条上签名,没有证据证明鲍喜武实际使用本案借款,故认定鲍喜武不是共同借款人,鲍喜武依法不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三是本案诉讼争议借款是否已经还清?

1、被告黄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虽然提交了转款给原告的明细帐打印件,因这些转账明细有的发生在本案借款之前,认为它们是偿还本案借款不合常理。

2、本案借款发生之后的转账明细,本院依法对既有转账明细记录、又有原告与被告所在单位财务人员罗小娟核对并签名的《对账单》载明的还款金额予以认定;对其他转账明细款,原告不予认可、又无原告出具还款收据的前提下,被告黄俊应负举证不能的责任。本院依法认定本案诉讼争议借款已偿还利息615000元,借款本金2231000元尚未偿还。

3、与本案诉讼无关的原告梅健与被告黄俊尚有其它经济往来,由双方另行主张。

综上所述,本院依法对原告梅健的部分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原告梅健将罗小娟、鲍喜武列为共同被告,要求他们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主张,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对被告黄俊辩称借款属于其个人借款予以采信,对其辩称借款已经还清的主张不予采纳。关于本案借款利率问题,虽然借条上约定为月息三分,但是原告梅健已经在诉讼请求中主动降为月利率2%,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黄俊已经偿还615000元利息,从依法计算的利息总额中予以扣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一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

一、被告黄俊偿还向原告梅健借款本金2231000元及利息(以2231000元为本金,自2014年7月25日开始,按照月利率2%支付利息至还款付清之日止,利息总额应扣减已经偿还的615000元后为尚未支付的利息金额)。

二、被告苏萍负共同还款责任。

三、驳回原告梅健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执行事项,被告人黄俊、苏萍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应当在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届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案件受理费25200元,由被告黄俊负担24444元,原告梅健负担756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黄俊负担4000元,原告梅健负担1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当在递交上诉状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名称: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广场支行;帐号:17×××01。通过邮局汇款的,款汇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邮编:442000;地址:十堰市张湾区浙江路66号。上诉人应将注明一审案号的交费凭证复印件同时交本院。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之次日起七日内未预交,也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上诉案件受理费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院不再另行送达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通知)。

 

 

审  判  长  桂千勇

审  判  员  高龙娟

人民陪审员  秦明传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向  阳

附本判决适用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一十八条民事主体依法享有债权。

债权是因合同、侵权行为、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以及法律的其他规定,权利人请求特定义务人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

第一百七十九条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四)返还财产;

第一百八十六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身权益、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

(二)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