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法院 门户网站!
首页 > 裁判文书公开 > 民事裁判文书 > 正文

何军与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十堰俊发置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时间:2019-04-04 09:15:19

 

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303民初321号

 

原告:何某,男,1977年11月8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

被告: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义乌市稠江街道江滨西路332号403室。

法定代表人:张亚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贺志军,该公司员工。代理权限: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十堰俊发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十堰市大岭路88号谢家村委会三楼。

法定代表人:王俊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建琦,湖北无为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者上诉,代收法律文书。

原告何某诉被告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次方公司”)、十堰俊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发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2月6日、4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某、被告恩次方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贺志军、被告俊发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建琦到庭参加了诉讼(其中,被告恩次方公司第二次开庭采取书面形式回答法庭调查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二被告支付:1.底薪工资384.53元(2500元/21.75*16日-1454.55元);2.2017年8月至9月间,延时工作时间加班费1379.31元(2500元/21.75*2倍*6日);3.提成工资5033.33元(5000元/300平米*302平米);以上合计6797.17元;4.经济补偿金半个月工资1250元;5.案件受理费10元。上述共计8057.17元。事实和理由:本人于2017年8月15日进入被告单位该工作,担任招商专员,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至当年9月25日离职,被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底薪2500元支付工资,也没有对我工作期间6天加班时间按双倍工资计算。关于提成工资,虽然劳动合同上没有约定,但是根据被告恩次方公司在开会时提到的提成标准,每签约300平方米提成5000元,我实际签约成功302平方米。经济补偿金,是国家劳动合同法的明文规定。第二被告俊发公司雇佣第一被告恩次方为其招商,是受益方,有监管连带责任,应当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被告恩次方公司辩称:1.何某于2017年8月15日到我公司上班,并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时间为2017年8月15日至2017年11月15日三个月,岗位为招商运营岗位,合同约定工资是2000元每月。何某于2016年9月22日主动提出离职申请离开公司,公司依据考核发放了何某的工资。关于仲裁裁决提到的漏算工资,我公司已按裁决书内容向其发放工资。2.何某的工作时间是周一到周五,考勤方式为第三方软件钉钉打卡,此人在公司上班1个多月时间就有缺卡并多次违规在休息日打卡现象,公司有多次口头警告,何某是在明知公司有加班必须提交加班申请的情况下擅自打卡,从未按规定向公司提交过加班申请,不存在加班情况。3.何某和我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中没有约定提成一事,且我公司未下发过任何关于提成的相关制度及文件,不存在提成一说。4.原告何某是主动提出离职,理由是工资低。综上,我公司不存在何某提到的各种违法情形,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俊发公司辩称:1.我公司并非原告诉称的雇佣恩次方公司进行市场开发,本公司于2016年与深圳恩次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商业策划及招商服务合同》,即我公司与义乌恩次方公司之间无直接合同关系。2.我公司与原告何某无劳动关系,也无任何其他合同关系。3.何某就其劳动争议一案,已向工商部门、劳动监察大队等有关部门反映,并经过劳动仲裁,上述部门以及仲裁机构均未确认我公司应当承担责任。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1、2017年8月17日,原告何某与被告恩次方公司签订《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从2017年8月15日到2017年11月15日止,实行标准工作制,原告须严格遵守被告制定的各种制度,工资标准为每月1800元,社保、公积金补偿200元。被告视业绩、贡献度决定工资分配档次,不定期调整原告工资,年终时综合评定相应奖金;被告依法为原告办理社会保险和福利;其他权利和义务等。

2、原、被告签订合同当天,应被告方要求,原告何某在《员工声明》《保守商业秘密协议书》《员工入职声明》《声明》上签名、捺印。其中《员工入职声明》第3条为:“本人在此声明:公司已向本人出示了公司现有的各项规章制度、员工手册等……,本人清楚公司将根据情况不时更新这些规章制度,本人表示对其予以严格遵守”“本人何某,已于2017年8月17日阅览公司各项规章制度,已知悉。声明人:何某”。

3、2017年8月24日,被告恩次方公司发布《关于钉钉发文通知》《关于加班申请通知》《恩次方商业集团项目管理制度》等文件,规定:①“……自此公司决定今后一切日常管理工作如通知、通告、各项申请、审批等,通过钉钉操作完成……公司视同已通知到本人,并且本人已知晓且同意公司告知的信息相关内容”。②“任何个人要求的加班必须提前向公司人事、总裁审批后方能按加班处理,没有任何审批的自行加班打卡记录一律视为恶意打卡记录,公司将进行相应的处罚。详情见《项目管理制度》”。③“事后提出的加班申请一律不予审批通过,没有申请的公司一概不予认可加班,并且视为恶意打卡。每月超过两次恶意打卡予以警告,三次以上将记录在案并且在当月绩效考核中扣除10—5分”。

4、2017年9月24日,原告何某与被告恩次方公司签订《离职证明》,约定“2017年9月25日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双方确认终止劳动关系;双方现就经济补偿金及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所有问题达成一致,并一次性结清”;原告何某还签订了《离职工资转账申请表》《员工离职交接表》《工资交接明细表》。上述交接手续中载明离职时间为2017年9月25日。

5、被告恩次方公司关于原告何某的《月度汇总表》载明:何某2017年8月15日至当月31日共计17天里,上班时间为15天。共计包含4天为双休日(8月19-20日,26-27日)。

2017年9月1日至25日共计25天里,共计包含8天为双休日(9月2-3日,9-10日,16-17日,23-24日),上班时间为16天。其中:9月24日记录为“休息并打卡”,9月25日记录为“旷工”。

6、被告恩次方公司出示的《工资表》载明:何某8月出勤15天,基本工资2000元,应发金额1363.64元,实发1363.64元;何某9月出勤16天,基本工资2000元,应发金额1454.55元,实发1454.55元。2018年1月31日被告恩次方公司将上述核定原告何某的工资汇入何某账户。

7、2018年1月8日,何某与恩次方公司、俊发公司就拖欠工资、加班费发生劳动争议一案,张湾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作出张劳人仲〔2018〕裁字第27号裁决书:申请人(何某)与第一被申请人(恩次方公司)之间解除劳动关系;第一被申请人(恩次方公司)支付申请人(何某)工资差额33.9元;驳回申请人(何某)其他仲裁请求。仲裁后,本案第一被告恩次方公司当即履行了裁决给付内容。何某不服,向本院起诉。

8、原告何某就本案提出的经济补偿金诉请,没有经过仲裁前置程序。经当庭释明,原告称仲裁申请没有提出此项请求,但是在仲裁开庭中提出过,但是仲裁没有作出处理。

9、关于提成工资,原告与被告恩次方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里仅有“年终时综合评定相应奖金”表述,无其他相关约定。原告何某提交的《金港商谷“十堰记忆美食街”企业进驻申请表》没有约定提成工资事宜。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从十堰市劳动保障监察局调取的劳动合同、原告入职和离职时签订的有关声明、工作交接证明、被告对原告的工作考核统计表、工资条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何某与被告恩次方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为有效合同,应受法律保护,其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双方均应自觉遵守。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是原、被告双方所签订合同关于底薪如何认定?二是原告是否加班如何认定?三是原告诉请的提成工资是否成立?四是原告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是否成就?五是俊发公司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本院分别论述如下:

对争议焦点一关于原、被告双方所签订合同关于底薪如何认定问题。原告举证的复印件《劳动合同》中底薪为2200+300=2500元,被告质证指出可明显看出该底薪数字经过小纸片遮盖痕迹,系更改数字粘贴而成。原告陈述,签订合同时只有一份,被告以需要寄回总部盖章为由,没有给原告原始合同,其举证合同系其使用手机从十堰市劳动保障监察局拍照打印而得。而被告恩次方公司举证的《劳动合同》中底薪为1800+200=2000元,原告亦不认可,指出虽然首尾页属实,但是原始合同为正反页版本,其中关键的底薪页为电子版改写数字后打印成单面合同。

本院针对上述争议,在原、被告无法举出其他证据证明前提下,经调取原、被告发生劳动××初始向十堰市劳动保障监察局报案的存档更具真实性,显示底薪为1800+200=2000元。本院依法认定双方当事人签订《劳动合同》的底薪为1800+200=2000元。

对争议焦点二关于原告是否加班如何认定问题。本院认为,原告2017年8月15日入职,签订了阅读、知晓被告单位制度的书面声明。被告自2017年8月24日发文要求加班需要经过审批才被认可,此后原告双休打卡,未经过被告审批,原告亦承认没有经过申请和审批,本院依法不认定8月24日以后的双休加班;结合被告统计原告2017年8月15—31日共计17天里认定上班时间15天,而当月的26-27日双休日被告不认可原告加班,本院足以推定8月19-20日双休2天原告打卡记载为正常上班,且被告规定加班须经过审批是在该月24日以后,此前原告双休打卡视为加班无须经过审批。被告在第二次开庭中提交的第三方考核统计计算错误,本院综合有关证据链不予采纳。

被告恩次方公司应该按照约定底薪折合日工资数,按照加班2天补发原告加班费2000元÷21.75天×2天=183.9元。

对争议焦点三关于原告诉请的提成工资是否成立问题。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没有提成工资约定内容,原告对其主张举证的《企业进驻申请表》并不能证明提成工资,原告要求人民法院电话调查有关在外地证人的主张,因并非原告无法取证情形,本院不予采纳,原告承担举证不充分责任,本院对其诉请的提成工资不予支持。

对争议焦点四关于原告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是否成就问题。本院认为,本项诉请原告没有经过仲裁前置程序,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该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情形,依据该条“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委员会申请仲裁”规定,已对原告何某释明司法解释规定,本案对原告本条请求依法不作处理。

对争议焦点五关于俊发公司是否应该承担责任问题。本院认为,原告与第二被告俊发公司没有任何形式的劳动关系,原告与第一被告恩次方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俊发公司也不是当事方,亦无保证等关联约定或签字。原告起诉俊发公司承担连带支付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对原告请求支付加班费的部分诉请予以支持,对原告诉请的补发底薪、提成工资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对原告诉请的经济补偿金,予以释法提示,本次依法不作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七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3日内支付(补发)原告何某加班费183.9元。

二、驳回原告何某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执行事项,如果被告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被告义乌恩次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当在递交上诉状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名称: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广场支行;帐号:17×××01。通过邮局汇款的,款汇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邮编:442000;地址:十堰市张湾区浙江路66号。上诉人应将注明一审案号的交费凭证复印件同时交本院。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之次日起七日内未预交,也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上诉案件受理费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院不再另行送达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通知)。

 

 

 

审判员  桂千勇

 

 

二○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张  勋

 

 

 

附:本案适用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四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

……

(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第四十七条 用人单位根据本单位的生产经营特点和经济效益,依法自主确定本单位的工资分配方式和工资水平。

第四十八条 国家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最低工资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报国务院备案。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第七十九条劳动争议发生后,当事人可以向本单位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解不成,当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当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六十五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

第七十五条 人民法院对当事人的陈述,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当事人拒绝陈述的,不影响人民法院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委员会申请仲裁。